我家乡位于古南岳回龙山下,是一块神奇美丽的土地。她不仅历史悠久,人文荟萃,山川秀美,景色迷人,还是一块人杰地灵、英才辈出的热土。回龙山的灵气孕育了勤劳智慧的七里人民,也积淀了独特深厚的民族文化,赶圩就是当地一种特有的文化。

   七里镇是资兴市的北大门,它东邻团结瑶族乡,西南与三都、蓼江镇毗邻,西北与永兴县鲤鱼塘镇接壤,七里圩是资兴农村最大最有名的圩场,它不仅汇集了资兴北乡的赶圩人,也汇聚了永兴县鲤鱼塘、大布江、千冲等几个乡镇的赶圩客,人集货云,十分热闹。

    刚刚包产到户时我家特穷,我们七姊妹陆续长大成人,读书成婚立业咱家更是需要钱。我父母亲却总是能够东想办法西打主意。我们村子当时除了种田就是种菜,是当地唯一卖菜的大村。我父母带着几个姐妹早出晚归,睛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,夏顶烈日晒,冬受寒风吹,一年四季,勤劳劳作种上最好的白菜、萝卜、青菜、大蒜等。每次赶圩的前一天全家出动,白天摘菜、洗菜,晚上一起选菜。莫要小看选菜,大有学问,先把大的嫩的漂亮的放在底层,再把质量差的放在中间,上面再放一层好的,最后用稻草拧成绳子捆起来,这样才好卖。在寒冬腊月摘菜、洗菜、选菜都是特别受罪的事,从冰天雪地用手刨出菜来又不能使太受损害,本来就难,加上冬天气候寒冷还要在冬田水沟刺骨的水里去洗菜,选菜又要到深更半夜,通常冻的双手都会生冻疮。我是母亲的最爱,才能享受少有小火笼的待遇,冻得受不了就把手放在火笼上烤一烤,但还是年年也会生冻疮。

      如果是夏天,周末或暑假我就陪我父亲用手摇的打渔机到田沟里去打鱼,一去就是大半天,中饭就是几块饼干。打回来的鱼我把它们搞干净,我母亲就坐在灯影里,把父亲白天打来的鱼粘些米粉蒸熟,然后放在烟火上烘干。粘米粉也有诀窍:用清水把鱼洗干净后就一条一条放进米粉里去粘,粘好再又放进水里浸一下,再放进米粉里去粘,如此反复多次,粘事的米粉就多,最后放在木粉或米糠的火上去烤干。由于米粉多,外面的米粉干了,里面的鱼水分还在较多,一斤鲜鱼烤干了都能有一斤多重,但是烤干的鱼绝对是又香又甜有脆又环保的。米粉多当然那时为的是多赚几块钱,换来了全家人的温饱,供送了我们姊妹读书。

     赶圩卖菜也是一件苦差,天还没有亮就得起床,简单吃点东西就用高肩粪箕挑起上百斤的菜到圩场上,找一块位置较好的地方放下,夏顶烈日晒,冬受寒风吹,在菜场卖菜一站就是10来个小时,特别是冬天下雨天,寒风刺骨,家贫破烂的套鞋又浸水,那种滋味可想而知。小时候我去赶圩卖菜由于手脚勤快、嘴巴甜、算数准,卖得又快又钱多,我母亲对绝对不会吝啬给我吃上一碗美美的、饱饱的“顿方”(粉或饺子),那也是我最开心的事了。